新例准Uber於多市營運 最低消費3.25

綜合報道

多倫多市議會經過馬拉松式會議後,於5月3日終於通過立法規管電召汽車應用程式UberX,同時允許的士公司在繁忙時間,仿傚優步(Uber)向通過手機應用程式召的士的乘客額外收費。有議員批評,新政策令應用程式及的士牌的富裕投資者得益,卻犧牲的士司機利益和乘客安全。

經過多個月的示威衝突,多倫多市議會昨晚以27票對15票,通過市長莊德利提出的新規例,容許如優步等私人運輸公司(PTC)在多倫多經營,惟有關公司的車輛只可以透過智能手機應用程式應召,最低消費3.25元,車費不設上限。假如乘客透過智能手機應用程式電召的士,司機將可以在繁忙時間收取額外費用。他們亦可以提供折扣優惠,條件是的士公司不能強迫司機支付折扣成本。新例規定的士必須安裝攝錄機和閃爍緊急照明燈(flashing emergency lights),但私人運輸公司的車隊不在此限。市府職員將於明年匯報應否強制私人運輸公司加裝攝錄裝置。

此外,私人運輸公司和的士公司必須為所有司機投保至少2百萬元,類別包括人身傷害、死亡與人身或財物損毀。對於2014年提出的改革方案,即分階段取締可買賣及出租的「標準的士牌照」所有權,有關計畫將會被新例撤回。新例同時要求所有的士最遲在2024年安裝方便殘疾人士的設備。會議上不乏反對莊德利方案的聲音,市議員柏斯(Gord Perks)批評,建議方案只會令投資優步及的士牌照的「億萬富翁和百萬富翁」受益,而的士司機和乘客卻得到較少安全保障。

最終莊德利取得原先反對優步的市議員支持,成功通過方案,轉投贊成票的議員包括詹嘉禮(Jim Karygiannis)和馬模尼提(Giorgio Mammoliti)等。加拿大優步總經理布萊克(Ian Black)表示,集團可以遵照新法。他在市議會投票後說:「我們當然很高興,對多倫多市的乘客、以及使用Uber平台的司機來說,今天是個美好的日子。」他又讚揚莊德利帶領市議會處理相關議題上取得顯著進展。雖然優步表示歡迎新法,但同時表示,由於企業營運模式依賴兼職司機,擔心若發牌費時間太長或成本太高,將可能削弱他們註冊使用應用程式的意欲。

 

德加福特:優步不應存在

多倫多牌照及標準部行政主管庫克(Tracey Cook)則稱,當局為私人運輸公司創造一套獨特的規則時,曾嘗試評估與各類司機相關的「風險」,並加以規管。市長辦公室亦表示,盼新例能鼓勵如Lyft等規模較小的召車公司在多倫多落戶。但新例似乎未能平息的士業界的不滿,數十名身穿黃色T恤的士業界支持者,到場要求議員不要通過「雙軌制」體系,在新法通過後大表不滿,於議會內叫囂,最終被警察逐出議事廳。

根據CBC報道,已故前市長福特的胞兄德加福特(Doug Ford)昨午曾身穿黃衣,現身議會支持的士司機,並向的士司機揚言:「我甚至認為優步不應該在這裏存在。」

 

華裔Uber司機歡迎新例 乘客斥最低收費荒謬

多倫多市議會周二晚通過監管叫車應用程式Uber的規例,有華裔Uber司機歡迎基本收費,但有華裔Uber乘客認為,部分安排荒謬。

市議會周二通過的規例包括容許的士效法Uber在繁忙時段加價,若乘客透過手機應用程式叫車,但Uber也要收取最低車費$3.25。

 

「大家公平競爭會較好」

Uber司機張先生周二接受A1中文電台時事節目《A1出擊》訪問時表示,可以接受這些安排,因為他可以賺多一點,對於司機來說,也是好事,可能對的士司機也公平點,因為若只規定的士有基本收費,令兩者收費差距較大,客人未必會選擇的士,大家公平競爭會較好。他表示,不擔心的士會因此而搶他們的生意,因為他們的客戶服務較好,不少客人也這樣說,例如客人會認為Uber的司機態度較好,收費又較好。
但市議會為了讓Uber在多市營運,容許的士也加價,會否令消費者成為受害人,剝削他們可以在繁忙時段,選擇乘搭較便宜的士?張先生認為,市議會為了尋求折衷方案,肯定會有一方蝕底一點,但有個折衷方案會較好,可望減少兩者之間的爭拗,起碼可以令Uber繼續營運。

另一位Uber乘客張先生就認為,市議會容許的士也效法Uber在繁忙時段加價,讓Uber又要有基本收費是蠻荒謬。但他表示,由於每次坐的士的經歷都不好,例如司機服務態度欠佳,反而Uber服務超好,司機又會給水乘客喝等,因此就算日後坐Uber比現在貴,也會繼續坐Uber。

 

「叫Uber只需等3分鐘」

他續稱,另一個繼續坐Uber的原因是,每次叫Uber都只需大約3分鐘,就能夠有車,但叫的士有時要等15至20分鐘,因此就算Uber貴點,都會繼續坐,因為時間寶貴,通常叫Uber都是有急事。

資料來源:星島日報/星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