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特野馬 海外有伯樂

 

今個夏季任何一天,你可能在瑞典找到97歲的Lennart Ribring開著他那部2016年款福特野馬(Mustang)GT在住所附近迂迴曲折的道路上奔馳。又或許在紐西蘭奧克蘭看到Chris Fitzpatrick為他的1967年開篷野馬擦車蠟。北京的Guo Xin則可能在他的車房內修整野馬,而在英國的一對新人,則開開心心開著一部野馬加州特別版去渡蜜月。

即使推出超過50年,全球各地車迷對野馬的熱情未減。福特在2017年將會把這款代表著美國的跑車銷往140個國家。
撰寫《The Automobile and American Life》一書的戴頓大學(University of Dayton)歷史系教授John Heitmann表示:「它有萬人迷的魅力。汽車一直以來與身分地位和階級有緊密關係,但野馬是超越眾多的階級界限。」


據IHS Markit指出,福特這款美國跑車在去年售出超過15萬部成為全球最暢銷的跑車。野馬在美國的銷量正在下滑,整體銷售亦在放緩。去年美國野馬的銷售下跌13%,今年至今亦已下跌29%。
但在其他市場的銷售增加,有助野馬保著這全球一哥的地位。
野馬擊敗寶馬四系及保持捷911這兩位歐洲強敵成為一哥。
今年上半年在中國售出的野馬增加了40%。Guo本人便擁有三部,其中一部是2005年的GT開篷版。
這位前賽車手認為,野馬比歐洲或日本的跑車是更硬朗,開起來更有樂趣。


Guo成立的中國野馬俱樂部(Mustang Club of China)會員有三千多人,他表示:「我喜歡野馬的簡單和粗獷。」
最大的野馬車迷會是美國野馬俱樂部(Mustang Club of America),會員約有12,000人。但全球各地還有不少較小規模的,例如有200名會員的冰島野馬俱樂部(Icelandic Mustang Club)。
在過去數十年,車迷一直有自行入口在底特律生產的野馬,但福特近年發力要確保這款跑車可以在全球各地經銷商有售。


在2015年推出的第六代野馬,是第一款同時兼備左、右軚。它的空調系統可以應付中東的沙塵暴,而車頭設計亦符合歐洲的行人安全條例。
野馬今年的新市場包括巴西、象牙海岸以及帛琉。
福特在全球推銷野馬讓Fitzpatrick這些長期忠實車迷更容易負擔這款美國跑車。當他還是十多歲小伙子之時,美國車在紐西蘭是昂貴的身分象徵。美國車在他心目中是力量的代表,歐洲跑車是較細小並且沒那麼霸氣。
現時擁有兩部經典野馬的Fitzpatrick表示:「一想到野馬,總是聯想起兜風和力量。」


歷史系教授Heitmann指出,野馬是少數對差不多所有人也有吸引力並且是負擔得來的汽車。配備V6的入門版車價由25,000元起,超級車迷會願意支付雙倍以上的價錢來購買配備V8的Shelby GT350版。現年69歲的Heitmann一生之中擁有兩部野馬,現時正考慮2018年款的型號。
他表示:「這是很民主,勞工階級可以開著它回工廠上班,而銀行大班亦可以開著它回辦公室。換轉成平治便不可以這樣。」
好像1968年動作電影《妙探孖寶鐵金剛》(Bullitt)等電視節目和電影,亦令野馬形象在全球深入民心。
英國哈利法克斯(Halifax)的Frazer Rhodes表示:「要是你叫人說出一款美國車,他們幾乎九成是會說野馬。」
Rhodes在2008年為自己的30歲生日購買了一部2005年開篷版GT。在不知無數的朋友情商他借出車子用作婚禮後,他成立一家專門出租野馬的公司,每年婚禮的生意有近250宗,當中不少新人接著是前往拉斯維加斯或夏威夷渡蜜月,他們要一輛夠酷的車,不是父母輩使用的貴氣勞斯萊斯。


據Autotrader的分析師Michelle Krebs指出,當野馬最新一代在2015年推出之時,美國的銷售曾一度急升,當年共售出122,349部,但之後一直下滑。她指出年輕的買家財政緊絀,不大機會為一輛跑車豪花。而作為底特律美國跑車主要顧客群的嬰兒潮一代,買車數字亦持續下滑。
但野馬永遠也有它的伯樂。在瑞典97歲的Ribring,自1964年以來已迷上了這款跑車的設計和性能。他聲稱:「由於當年在瑞典是沒有時速限制,因此只有一個選擇:買!」

 

 前賽車手Guo Xin認為,野馬比歐洲或日本的跑車是更硬朗,開起來是更有樂趣。背後是他擁有的1966年MT GT Fastback(左)和2005年開篷版GT。美聯社

 

 Guo Xin(左)與Liu Baoguo在北京的車房內拿起蓋著1966年MT GT Fastback的膠布。美聯社

 

 Guo Xin坐在心愛的1966年MT GT Fastback裡讓記者拍照。美聯社

 

 福特野馬(Mustang)早深入美國文化,多年來備受追捧。福特

 

 野馬在中國一樣有擁躉。福特

 

*以上資料只供參考,以廠方公布為準